当前位置:足球投注赔率网|皇冠后备网址|澳门赌球网址>修真小说>最强仙道
恢复默认
  • 14px

    18px

    20px

    24px

    30px

  • 默认黑

    红色

    蓝色

    绿色

    灰色

  • 0

    1慢

    2

    3

    4

分享到:

正文 第41章 成亲

书名:最强仙道  作者:两栖动物  本章字数:2883 字  创建时间:2018-06-25 19:20

第四十一章:成亲

莫断呆呆坐在房间中,目视窗含西岭千重木,淡红的余晖透过窗户落在他刚毅中略带青涩的脸上,一阵寂静。

“怎么了,要成亲了本该高兴才是,怎么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?”欲魄说道。

“谁知道呢,总觉得事情一片凌乱,没有一点头绪,像是随波逐流的浮萍”莫断叹气。

“第一次没经验,多结几次就好了”

“你怎么说话的?”

“当我没说,但我看你好像对元月那小妮子不怎么上心,你说这修士一生那么长的时间,如果不是爱到骨子里,相互包容理解,能一起走完一生吗?”

“说得你好像很懂似的”

莫断有点不岔欲魄那前辈传授晚辈经验的语气,不过他说的却是很有道理,修士一生真的太长了,谁能保证会走到最后呢,更何况他与元月这种假戏真做,彼此都不了解,也不算有太多感觉。

莫断的初衷是来到道门,学道门的法,然后去寻找通往阴界的空间支点,可是来到这里一直没有空闲时间,又碰到这样一个常年不在道门的师傅,要学道门的法术得靠他自己了。

虽说是这样,莫断决定等把手头的事情忙完就喊元月教自己道门的法术,前往阴界找到怒魄是必须要做的事。

时间淡淡的过去了三天,这天道门内热闹一片,用鼻子都能嗅到里面喜庆的气息。

今天正是莫断与元月的大婚之日,待庞彩给自己打理好妆容,披上红色新郎装,莫断就大步走了出去。

在道门大殿门口,莫断站在这端,另一端一个头盖红布、身穿长红装的女子踏着小步款款而来。

从女子修长的身段和丰满有致的部位,莫断几乎一眼就可以认定她就是元月。

莫断牵起元月的手就朝大殿里走去,元月光滑柔嫩的小手有些冰冷,冰冷中又含着一丝从里而外的温度,从元月的手感脉搏中,莫断可以感受到那频繁而没有规律的心跳声。

在大殿里面,道门掌门和贝瑶充当爹娘,莫断和元月拜了天地。

“好,从此你们就是夫妻,一生相随,有福同享有难同当”

道门掌门坐在主位座上,拉紧满脸的皱纹笑道,周围传来阵阵贺喜和掌声。

外面本来是晴的,不知为何下起小雨来,这种小雨在深秋季节是很不寻常的。

莫断面无表情,不知为何,莫断觉得胸口很闷很烦躁,闷得他呼不过气来,心情一下子坏透了,他好想冲到门外去淋雨,然后长长的大吼一声。

似乎感受到了莫断心情的异常,元月握莫断的小手不觉增了几分力度。

如果不是红布盖,如果莫断现在的能看到元月的脸,莫断一定惊讶的发现,元月在哭泣,晶莹剔透的眼泪顺着脸颊不断往下流。

如果莫断此时能看到元月的眼睛,莫断会发现元月的眼神很悲很悲,悲中又带着一丝无奈和释然。

如果莫断能看到元月的眼神,莫断会惊奇的发现,元月此时的眼神不像是元月自己的,而像另外一个人的,一个极其陌生又熟悉的眼神。

但莫断是不会看见了,因为元月在庞彩的带领下去了逍遥宫布置好的婚房。

多日以后,莫断可能会发现纪忆留下的日记本中多出了一行崭新的字:“这样是不是也算与君成了亲,只不过从此不再与君合”。

莫断的脑海当中,欲魄悬坐于混沌之中,成一个半透明的人体模样。

此时的欲魄缓缓睁开了眼,眸子中若悲若怅,叹了口气缓缓道:“这样也好,从此生生世世不必再相互无尽的等待,那个等你们的人也能少等了一世”。

喜宴开始了,大家纷纷入座,莫断烦躁得想把自己劈了,他不知道为何如此,不过现在的他只想喝个酣然大醉,然后把这些烦恼都抛到脑后去。

夜深了,众人醉的醉,散的散,莫断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睁着模糊的眼,发现周围已经无人在喝酒,深夜的酒场安静异常。

今夜无月,但却有许多星星,满天的星星,莫断站了起来,借住星星的模糊光线歪歪斜斜的朝逍遥宫走去。

莫断还没有觉得很醉,虽然头有些晕,但如果还有人喝的话,他觉得还能喝个一斤。

回到逍遥宫,这里很安静,没见到庞彩,莫断没有直接回婚房,因为他知道元月在里面。

莫断来到大厅靠着窗户的座椅坐下去,现在已经没有白天的那种烦躁。

“这样就算成亲了吗?”

莫断觉得好像与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,他还是他,心情也没有太多变化,更没有为人夫的那种觉悟,反正很平淡。

不知是什么在作祟,莫断不再停留在大厅,而是朝婚房走去,莫断试图给自己找理由是不想让元月大婚之日就独守空房,但更多的潜意识是精力过剩在驱动着他要进行成亲该做的事。

打开房门,元月安静的端坐在床上,放在房间角落的蜡烛燃烧到了底部,在穿堂风的吹摇下,左摇右晃,大有一灭成壳的趋势。

莫断的内心在挣扎,扎挣该不该去掀起头盖,若是掀起来了下一步该怎么做,两人对眼会不会很尴尬,若是不去又该干什么!

春-宵一刻值千金,任他世间多少事,莫断不再犹豫,轻轻走过去,把红头盖掀了起来。

莫断以为元月听见自己走过来,会闭着眼睛,但元月是睁着眼睛的,明眸若一泓清水,脸颊腮红,不知所措的模样。

事实上莫断自己也不知所措,他在元月身边坐下去,试图说些什么来打断这种尴尬的气氛,脑中闪过很多说辞都觉得不妥,于是就安静的坐着。

元月长得太好看了,从第一眼莫断就这样觉得,只不过他一向冷淡,故此那时候他仅仅是觉得元月长得好看而已,但此时两人咫尺距离之下,莫断的心跳在不断加快,现在他发现一个女子若是长得好看,在那方面的诱惑力显然也增加了很多倍。

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安静了半天,莫断终于主动说道。

元月不敢看莫断,呆呆地看着那快要熄灭的蜡烛,怔了下,“我觉得还好,你呢”,声线鲜甜而带有一丝磁性,让莫断心痒痒,只不过找不到借口做想做的事。

“我也觉得还好,只不过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,总觉得自己好像还在天北宗师傅的指导下修行,却发现自己已经成了亲”莫断答道。

“那你后悔么?”元月问。

莫断从没想过这个词,现在元月问起,他想了一下,好像也没什么后悔不后悔的,就这样吧。

“我对这个词一向模棱两可,也不知道什么叫后悔,你呢?”

“我?”

元月有话要说,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“有什么话你就说吧”莫断继续说道。

“其实我也不知道,我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亲,总觉得就算有那也是很久以后的事,但掌门为我们举行亲事,我心里却没有那种抗拒之意,也就顺其自然下来了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说不出来,总好像我在等一个人,你来到了,那种感觉就淡了下去,所以那个人就是你吧”

“这样啊”

莫断点了点头,实际上他不明白元月在说什么。

说完,两人又安静了下去,莫断觉得如今继续这样就会没玩没了的这样,于是提起勇气道:“夜深了,我们入寝吧”

水到渠成,元月没有拒绝,点了点头,脱下鞋子就率先转身往里面躺去,只不过是背着莫断在躺。

莫断饥渴难耐,也褪去了衣裳,躺了下去,他首先试探性的伸开手,故作不经意把手放在元月手臂上,见元月没有反抗的动静,就转身过去从后面抱住元月。

虽然隔着衣物,但莫断还是能感受到元月肌肤传来的温度,这让莫断烈火焚身起来,欲继续蹬鼻子上脸进行下一步时,元月转脸过来直视莫断道:“你想好了吗?”

元月这句话问得莫断不知道该怎么答,不过莫断却从没想过与元月仅仅是一夜春-宵而已,至于更深的相守莫断却没想清楚。

“嗯”莫断点了点头。

听到莫断的回答,元月又转脸过去。

莫断看元月安静下来,手脚开始四处游动,尽情享受元月身体柔嫩的光滑和温度。

莫断本想把过程放得温柔而轻轻的,不想身临其境却变得有些急躁和粗鲁。

“你轻点”

兴许是感觉到了疼痛,元月咬着嘴唇,娇-喘道。

看到元月如此,莫断责怪自己心急,于是放慢了进程。

云里雾里,云雾翻涌,一夜难数几次仙几次雨。

本文为书海小说网(http://www.netent.cn)首发

(←快捷键)<<上一章目录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
同好书推荐